人工智能作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量,正在深刻改變世界。在2019年,伴隨著5G、云計算、大數據等技術的成熟應用,人工智能更多討論商業落地,進入8月人工智能企業曠視宣布尋求港股上市,AI第一股備受人們關注。在眾人的討論聲中,試問我們在期待什么樣的AI!

AI和人的關系

馬爸爸在教師節這天退休了,但是我們今天不講他如何告別阿里,而是說在這次人工智能大會上,馬云爸爸和埃隆·馬斯克的人工智能討論:人工智能和人的關系是什么?它的價值在于,人工智能高速發展中,我們首次在公開場合討論技術發展與人的關系。


其實早在前幾天,在重慶“2019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”上,馬云這樣解釋人工智能與人的關系:“智能世界不是讓萬物像人,而是讓萬物像人一樣去學習,智能時代要解決的是人解決不了的問題,了解人不能了解的東西。”這個話題的討論,更多是在引導我們對于未來智能化時代的思考,我們該怎樣去看待和接受智能化技術,智能化產品在我們生活中又將是一個什么樣的角色?

AI到底是什么

其實AI技術被區分為弱人工智能、通用人工智能、超級人工智能三種模式,弱人工智能也被稱為狹義人工智能,是專攻某一領域的人工智能,比如一種AI能在國際象棋比賽中打敗世界冠軍,例如在圍棋上大放異彩的AlphaGo都屬于弱人工智能。

通用人工智能(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, AGI)也叫強人工智能,或人類級人工智能,通用人工智能指的是一臺像人類一樣擁有全面智能的計算機,人類能解決的智力問題他都能解決。創建通用人工智能比創建弱人工智能難多了,現在社會上尚未由成熟的案例,在建設目標上,人們希望通用人工智能具備為“通用的思考能力,包括但不限于推理、計劃、解決問題、抽象思考、理解復雜概念、快速學習和從經驗中學習的能力。”

牛津大學哲學家、人工智能思想家尼克·博斯特羅姆(Nick Bostrom)將超級智能定義為“在幾乎所有領域,包括科學創造力、一般智慧和社交技能,都比最優秀的人類大腦聰明得多的智力。

但是目前來說,我們所討論的AI技術,主要集中在弱人工智能上,例如人臉識別,語音識別,目前市場主流的各大智能手機配備的語音機器人、人臉識別都是AI技術的落地應用的場景之一。此外在線上支付、門禁安全、安防等領域,AI技術的應用相對成熟,不過這類應用場景多與城市安防,公安監控相結合,其對設備和技術要求高,業務門檻也相對較高,在我國政務信息化建設中,AI貼合垂直行業需求,滿足其定制化功能,在安防領域發揮了巨大作用。

弱人工智能在個人智能終端和安防領域的應用相對成熟,不過在很多細分垂直領域上,人工智能的應用場景還待開發。例如在會議場景中加入人臉識別,語音喚醒等功能,構建智能化的會議場景,但是這類產品建設成本過高,一般的企業難以承受這樣的成本價格,此外在需求上,智能化會議室更多是一個升級產物,而并非一個剛需。

AI的技術愿景應該是什么樣的?

在AI技術發展中,除去對落地場景的考慮外,其實當下還應該思考,社會發展AI技術的核心目標是什么?是用AI技術代替基礎人工,提升社會效率?還是利用AI技術提升整個社會的福利待遇呢?

這個議題涉及到更多的社會問題,如果人們將AI視為一種效率工具,用以取代基礎的人工成本,這樣的技術愿景中給社會帶來的價值是有限的。AI將服務于具有社會資本和技術優勢的人群,而利用機器的高效率優勢取代原本仰賴低端勞動獲取收入的人群,會造成社會的兩極分化。

如果將AI技術視為普惠性技術,為人提供更為便捷和輔助支持,主要目標是提升整個社會福祉,那么AI技術恐怕會更多集中在弱人工智能領域的發展。不過這些都還需要時間去真正的檢測,畢竟數十年前我們看待互聯網也是懷有很多不安。